回忆儿时的同桌


  

关于作者:

张伟,小学代课教师。

96

孔子和孟子的故乡

2019.07.2409: 22

字数725

我的母校是一所两校市中心小学,小学一至五年级的学校都在这里上学。那时,学校并不像现在这么漂亮。没有学校建筑。只有几个简单的教室,没有实验室,计算机室和图书室。操场不大。课后,学生们走到校园南侧一棵大树的底部踢蝎子,跳橡皮筋,和几个女孩一起玩游戏。

全班30多名儿童来自学校周围的村庄。记忆更深刻。我是一个男孩,他是一个男孩,皮肤黝黑,大眼镜,很长的斯文,因为他学习我好一点,所以我当选为我们团队的团队领导。小组组长的任务是检查小组成员的作业并背诵文本。如果背面不好,他们会记下姓名并将名单交给语言老师。

在同一张桌子上,他非常乐于助人。他总是帮助老师在他失学时关上窗户。有一次,有一个问题我不会。很长一段时间后,我还没弄明白。我会问他脸红。他一遍又一遍地向我解释。直到我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,他才对笑声感到满意。

最深的记忆是在下大雨的时候。放学后,学生们被他们的父母接走(通常只有在下雨的时候他们才回家),而我只能站在教室的屋檐下。雨停了,因为我知道爸爸妈妈忙着做生意而不会接我。然后他拿了一把伞走向我,说道: “我们走了!我爸爸会接我的。”我拿了。他手中的雨伞脸红了,并说道:“如果你没有雨伞怎么办?”他微笑着说道:“不要担心!我爸爸来的时候会带来它,一个就够了!”他的伞迅速跑到屋里。

第二天,我从老师那里得知他要求邻居帮他度假。他感冒了。这时,我意识到没有人会接他送伞。家里只有祖父母。爸爸妈妈在外地工作。他跑回家是为了让我回家。

这件事在我脑海里一直在回荡。二十年过去了。每当我回想起小学时代,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到他在同一张桌子上。如今,我已经是一个父母和一个家庭。我不知道他是否能和我同时记得同一个人.

关于作者:

张伟,小学代课教师。

我的母校是一所两校市中心小学,小学一到五年级的小学都在这里上学。那时,学校并不像现在这么漂亮。没有学校建筑。只有几个简单的教室,没有实验室,计算机室和图书室。操场不大。课后,学生们走到校园南侧一棵大树的底部踢蝎子,跳橡皮筋,和几个女孩一起玩游戏。

全班30多名儿童来自学校周围的村庄。记忆更深刻。我是一个男孩,他是一个男孩,皮肤黝黑,大眼镜,很长的斯文,因为他学习我好一点,所以我当选为我们团队的团队领导。小组组长的任务是检查小组成员的作业并背诵文本。如果背面不好,他们会记下姓名并将名单交给语言老师。

在同一张桌子上,他非常乐于助人。他总是帮助老师在他失学时关上窗户。有一次,有一个问题我不会。很长一段时间后,我还没弄明白。我会问他脸红。他一遍又一遍地向我解释。直到我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,他才对笑声感到满意。

最深的记忆是在下大雨的时候。放学后,学生们被他们的父母接走(通常只有在下雨的时候他们才回家),而我只能站在教室的屋檐下。雨停了,因为我知道爸爸妈妈忙着做生意而不会接我。然后他拿了一把伞走向我,说道: “我们走了!我爸爸会接我的。”我拿了。他手中的雨伞脸红了,并说道:“如果你没有雨伞怎么办?”他微笑着说道:“不要担心!我爸爸来的时候会带来它,一个就够了!”他的伞迅速跑到屋里。

第二天,我从老师那里得知他要求邻居帮他度假。他感冒了。这时,我意识到没有人会接他送伞。家里只有祖父母。爸爸妈妈在外地工作。他跑回家是为了让我回家。

这件事在我脑海里一直在回荡。二十年过去了。每当我回想起小学时代,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到他在同一张桌子上。如今,我已经是一个父母和一个家庭。我不知道他是否能和我同时记得同一个人.

关于作者:

张伟,小学代课教师。